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试管婴儿可以做吗_可以做试管婴儿吗-365助孕中心

我爸借腹生子我妈帮着挑人

时间:2019-05-02 22:1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这是我一个高中学姐的故事,她平日里对不熟的人态度很高冷,熟悉了以后很体贴。她爸爸生前曾是我们当地的领导。因为城市不大,领导们的花边新闻,大家也有所耳闻,包括她爸爸

  这是我一个高中学姐的故事,她平日里对不熟的人态度很高冷,熟悉了以后很体贴。她爸爸生前曾是我们当地的领导。因为城市不大,领导们的花边新闻,大家也有所耳闻,包括她爸爸的“借腹生子”。

  她爸爸去世后,我们一起吃饭,她第一次详细地给我讲起了家里的事儿,我也是第一次看她那么脆弱。

  “繁殖癌”这个词指代的对象,多是那些受教育程度低、经济条件不太好,还要生很多娃、尤其是一定要生男孩的人,嘴巴不饶人的网友,还不忘追加一句调侃:“估计家里有王位要继承”。

  可在我心里,患有“繁殖癌”的还有另一类人,就是像我爸那样有权、有势、有钱的人——他们是真觉得自己的“王位”要由儿子来继承。

  在我们那个天高皇帝远的小城市,我爸生前曾是手握实权的二把手,他在其位,不仅谋其政,还“谋”了很多事:让我能以最低的分数进当地最好的高中、出国读书,让我家能得到开发商赠送的、闹中取静的三层独栋别墅,让悉数亲戚有了舒服的工作甚至是要职还好,他去世得早,没有直接撞上后来的反腐大潮,算是为自己保全了名声。

  作为女儿,自小我便有一种自觉:父亲给我提供优渥的生活、对我宠爱是真的,但他想要一个传宗接代的儿子也是真的。所以,对于我爸有儿子这件事,我知道,那不过是迟早的事儿。

  我爸有儿子那年,我已经上高中了,正值叛逆期,疯狂沉迷于一个男孩子,对其他万事都不上心。在“弟弟”出生不久前,我爸为了让我有心理准备,私下跟我说,他有个情妇怀孕了,还强调道:“找个小三其实都比陌生女人好吧?”

  一天晚上,我爸接了电话,匆匆出门。我妈坐在卧室里沉默,到后半夜都没有睡觉。我起夜去卫生间,路过爸妈卧室门前时,我妈叹着气跟我说了句:“茵茵,你爸爸终于有儿子了。”

  当时没心没肺的我,并没留意我妈的憔悴,也当然听不出这个“好”字背后的委屈、愤怒和无奈;更不会想到,随着我爸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,繁殖欲望也随之强烈到能让他胆量倍增,最后竟然以“借腹生子”的方式让另外两个女人为他生了儿子。

  在我爸想生儿子之前,和我妈的感情其实也算不错。两人年轻时自由恋爱,才子佳人的搭配不知道曾羡煞了多少人,后来我的出生,看起来这个家庭更是美满。

  可我爸还是想要一个儿子延续香火。90年代,计划生育管控严格,政府公职人员生二胎的影响是巨大的,如果我妈明目张胆地生,我爸的仕途基本就断送了,而仕途又直接影响“钱途”,我爸冒不起那个险。

  我爸不是没想钻过体制的空子,也曾想学别的同事,让我妈怀孕后出门“躲一躲”,等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带回家,对外宣称是“领养”的。

  不过,因为生我时大出血,我妈受了惊吓,坚决不想再生孩子了。自此后,我爸便和我妈在“生儿子”的思想斗争方面打了一场长时间的拉锯战。

  一开始,我爸总是跟我妈强调,他是他们张家“这一辈最有出息的人”,但就因为没有儿子,逢年节回老家,别人和他说话,却都隐隐带着嘲笑:“虽然咱用不着理会那些嘴碎的亲戚,但是我们要是再生个宝贝,一定和茵茵一样,聪明又乖巧。”

  用我做模板“讨好”完我妈,我爸接着打苦情牌:“妈生前就念叨着孙子,说我不孝顺。昨天,她又托梦给我,还马着脸责备我呢!”

  我妈本来差点就被“和茵茵一样聪明又乖巧”打动了,但是我爸的下一句话又直指实质:他想要的是儿子,而不只是“咱们的宝贝”。

  我爸的沉默,让我妈心下一片冰凉:他想再要一个所谓的“咱们的宝贝”的出发点,并不是因为爱情,纯粹是因为我的性别。也许爱情能打动我妈直面恐惧,不顾身体的虚弱再次怀孕生子,但是,“为了传宗接代”的偏执却不能。

  我爸犹豫着说:“妹崽也好,我们再想办法嘛”

  比如他和我妈出去应酬,在酒店看到一个小男孩,他就会说:“那个小娃儿好乖哦,我们的儿子肯定更乖。”

  他在和到家拜访的同学高谈阔论时,会故作难过地叹口气,说:“我这个领域的关键位置,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女同志。”

  他会在睡前跟我妈聊天的时候,有意无意地提起某个亲戚,“生病了,儿子跑上跑下,衣不解带,很孝顺”。

  我爸这些有意无意、话里有话的念叨,让我妈觉得心烦。但见我爸并没有直接提到生儿子的事,我妈也就假装没听到。

  那天,我爸提到他一在外省担任某个领导职务的同学时,说:“这个陈XX,我们都没有想到,他居然有好几个女人,他跟我们吹嘘的宝贝儿子,根本就不是他老婆生的!可怜他那农村老婆,啥子都不晓得。”

  我妈听出了他的意思,讥讽道:“是,要是我像她那么傻,什么都不知道,你也可以和别人生——和玫玫生,如何?”

  我妈说的这个女人,是我爸曾经的情妇,“玫玫”还是我爸给她的昵称。多年来,我妈对这件事了若指掌,却又不动声色。我爸一直以为我妈被蒙在鼓里,不知道他在外面包养情妇的事——我妈跟我说,那天我爸听见“玫玫”二字时的脸色,比吃了苍蝇还难看。

  这层窗户纸既然被捅破,我爸恼羞成怒,干脆无所顾忌,当场和我妈开始相互指责,由“生儿子”起头,他们几乎愤怒地互相表达了结婚以来自己从生活到感情的所有不满。

  之后,他们又争吵了很长时间。我爸忙,跟我妈难见一面,但是每次见面,就会争吵。

  好听点说,我妈能干,能帮衬我爸,夫妻感情也不错,虽然因为生儿子的事吵闹、生气,但是并没有到让婚姻破碎的地步。

  我爸的仕途之所以如此顺利,我妈帮了大忙,无数人情往来和利益往来的场合,也都是我妈出面从中斡旋,从来没出过差错。有我妈在我爸背后打点好、安排好一切,他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埋头工作,有了后来的地位。

  我爸以权谋私的职务犯罪和婚内出轨的作风问题,我妈都知道得清清楚楚,并且还有一些证据——比如,我妈知道家里六百平的别墅来自一个项目的开发商,知道我的姑父、堂兄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亲戚,是通过我爸的运作才能有工作,也知道我爸和玫玫之间的事——我爸当初还以为是那个玫玫主动结束了他俩的关系,但事实上,那是我妈为了保全婚姻和家庭,在背后推动的。

  在和我妈的争吵中,我爸渐渐意识到,这十多年来,他和我妈两个人牵扯得太深了,就像两棵树的根,紧紧缠绕,无法分开。万一我妈带着怨恨离婚,那他这辈子都会受我妈的胁迫——对于我爸这个级别的官员,“出轨离婚”的污点和“原配反腐”的潜在危险,都是致命的。

  而我妈的软肋是面子和我,她不甘心因为“没有儿子”,就葬送自己十年的婚姻,因此,她尽可能地想保全婚姻,而且,我妈想要为我留家产。

  最终,在“不离婚”的前提下,他们达成了一致,我妈同意了我爸“生儿子”的新方案,内容很复杂,核心很直接:爸爸去和别的女人生儿子。

  我妈从一开始的强烈反对,到抵触,到最后接受,经历了我难以体会的艰辛和痛苦。她和我爸年少相识,那个当初口口声声地说爱她、保护她的男人,因为想要个儿子,能够那么锲而不舍地劝说、纠缠,能够撕破脸皮、露出最冷漠凶恶的神态,这让她备受打击。她的心一点点碎成渣。

  我妈从屈辱和痛苦中振作起来,重新变回了那个精明能干的女人。她同意我爸的方案,但前提是,就算我爸跟别的女人有了儿子,也不能影响到我的一切——她对我爸彻底死心了,我就是她的一切。

  我妈跟我爸提出了很多条件,其中最重要就是两点: 一、孩子只能寄养在姑姑家,由姑姑出面“领养”;二、我爸所有的财产必须经过她的手。

  “你想想前面的王XX,他那些事情做得多隐秘,还不是被人告了?手续当然没有问题,但是最重要的是别人的目光不要落在你身上!”

  “家里所有的财产我拿着,不是为了用,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,我都是为了茵茵。”我妈为了防止我爸以后把家里的钱慢慢转移给外面“野生”的儿子,把掌握财权的理由说得光明正大,我爸没有理由拒绝。

  掌握了主动权后,我妈也为我爸找别的女人生儿子的事,出了很多主意,比如生了小孩的女人,给一笔“买断费”,孩子拿回来后,女人再也不能跟我家有任何往来。

  “女人都有母性,如果看见自己的孩子一点点长大,万一后悔了,对你也不利。”我妈对我爸如是说——其实她真正的目的,还是要防止那个女人凭借儿子慢慢蚕食我们的家庭和财产。

  当然,我妈也爽快地同意了我爸提出的唯一一个条件——每个月给他的儿子充足的生活费。最后他们定下的那个数字,在当时已经超过了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了。

  我妈在这点上之所以如此大方,一是这笔钱相比我爸那时的“收入”来说,并不算多;再者,这是我爸提出的唯一条件,她必须拿出大度的姿态,好增加我爸的内疚。

  就这样,我妈凭借她自己的聪慧,或者说是算计,巧妙地利用我爸的感激和愧疚,牢牢奠定了我们母女在家里的地位,把我爸的财产紧紧攥在手里。

  和我妈讲妥,我爸立马就委托信得过的人,开始物色适合给他生儿子的女人:长相不能丑,要相貌端正;年龄二十三岁至二十七岁之间,外地人最好;身体健康,没有遗传病;能够接受一笔钱,从此再也不出现。

  这些条件看起来简单,初步筛选却花费了不少时间。每有合适的人选,我妈也会帮着“审核”。我妈很体贴地跟我爸说,女人看女人更准一些,她可以帮着我爸一起审核来的女人是不是老实、可靠。

  我妈后来告诉我说,其实她也可以不用去的,但,一方面,女人的嫉妒心让她一定想要看看,自己丈夫的儿子究竟是由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生下来的;另一方面,她既然已经同意了这个计划,那就得好好配合我爸,她的姿态越软,态度越好,越体现着为我爸着想,我爸就会越欣喜而愧疚,才会对我们母女更加好。

  我爸妈在资料中选了又选,挑那些没有能力“找事”的女人,甚至是不识字、买不起电视的女人。一旦觉得可以,这个女人就会被带到特定的房间里,我爸妈通过百叶窗对她进行观察。从头到尾,他们都没有露面。

  最后,他们筛选出来了两个女人,我妈对她们的评价语里,都有“老实”二字。一个是家里出了事,急需用钱的,另一个是要挣钱给哥哥结婚的。两个女人都是邻近县城的人,前一个很急,想要提前得到三分之二的款项,但是她也再三表示,自己会很诚信、一定会按照合同来;后者的哥哥是个残疾人,也是想要传宗接代,但是家里缺钱。我爸托人都核实过了,情况属实,

  这是数额巨大的、以孩子为商品的利益交换,我妈和我爸最担心的,就是对方贪得无厌,带来后续的麻烦。那两个女人并不知道我爸妈的真实身份,只知道有一对“生不出孩子的商人”。

  确认人选之后,还要参加体检,体检结果也没什么问题,这才通过中间人签了合同。

  自签了合同起,那俩女人饮食起居都有人照顾,怀孕所需要的营养品自然不会少,一个月一次检查也必不可少。她们把自己的肚子拿来进行交易,所以也要根据安排,吃该吃的,按时进行一些运动,以保证孩子的健康成长。

  我妈安排着她们孕期的各项事宜时,总是想起生我时自己大出血的事。她有时候还是很感慨:如果是她生下来的小孩,肯定不愿意一面都不见,就送给别人,此生永别。

  一年之后,我姑姑家忽然就多了两个“领养”的男孩,一个叫鹏鹏,一个叫司司。

  我当时对两个弟弟是有点好奇的,但从他们出生到十岁,我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——主要是我在家的时间本来就很少,他们出生不久之后,我便去了上海上大学,然后到北京读研,最后又申请去了美国读硕士。回国后,我就一直留在了上海。本科时,我也就一年回家两次,硕士期间甚至一年一次,工作之后,业务一忙,我有一年春节也没回去。

  我妈平时也不和姑姑家来往,只有在过年时,碍于情面,才一起在饭店里吃顿饭。由于这顿饭肯定少不了鹏鹏和司司,气氛便总是有些凝滞,大家都很有默契,匆匆吃完饭就散了。

  本科时有一次过年,他们跟着姑姑来吃团圆饭。两个小男孩,都是双眼皮,皮肤黑黑的,乍一看长得还有点像。他们最亲的还是姑姑,姑姑去洗手间的时候,他们都扭着要一起去;吃饭的时候,也要姑姑哄着才肯吃。不过,我爸应该平时常去看他们,他们看到我爸还挺开心的,鹏鹏还抱着我爸亲了一下。

  那时候两个胖乎乎的小孩还不怎么认生,见谁都欢欢喜喜的,也包括我。我心大,有一次,本想去抱一下司司逗他玩,但是转眼就看到我妈直直地坐在那里,妆容得体的脸上,冷若冰霜。我赶紧撇下两个弟弟,凑到我妈身边,刻意说笑话逗她开心。

  等我从美国毕业回国时,两个弟弟已经上小学了。那次我给家里人都带了礼物,特地给姑姑和鹏鹏、司司送过去。我猜是姑姑对他们已经说了关于他们身世的话,他们对我冷冷的,没有了小孩子看到玩具时那种兴奋的感觉。

  我还是得体地笑着和姑姑寒暄,得体地告别回家。不过,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给两个弟弟买过任何东西了。对于他们,我犯不着计较,也用不着任何讨好。

  我几乎可以完全忽略他们的存在,但是我妈却不能完全跟他们不产生联系。孩子大了要上学,换学校、换老师、换班级,两个小孩也颇能折腾,折腾的资格就是“XX领导的小孩”。

  “XX领导的小孩”是百试不爽的通行证,但我姑姑并不能完全证明其真实性,只有我妈这个“正牌夫人”才行。我妈不用做什么,甚至不用说什么,只要和我姑姑一起去学校办公室,我姑姑就会絮絮叨叨地向老师们吹嘘:这是XX领导的小孩,他们以后是要出国留学的,家里已经准备好他们出国的费用了;他们住在几百平米的大别墅里,保姆住的房间都有三十平;家里不但有XX领导在某某局上班,还有XX亲戚在XX所

  我妈就在一旁坐着,脸上维持着作为领导夫人的那种——努力平易近人却掩不住骄矜的神情。她知道,我姑姑说的要么是夸大了无数倍的事实,要么就是她自己的幻想。我妈在心里深深地鄙视和嘲讽我姑姑,但是她又不可能拆穿我姑姑,因为某种程度上,我姑姑就是说给她听的。

  我妈说我姑姑在吹牛时展现出了某种特质,和催动着我爸必须要儿子的,是同一种。

  我妈是个好面子的女人,她知道,在我姑姑这种顾头不顾腚的操作之下,全城的人都知道了家里的丑事,她只能怀着巨大的不满,忍着别人讥讽的目光。

  鹏鹏成绩不好,品行也比较差,经常被老师请家长。通常都是我姑姑去,偶尔也需要我妈去。我妈虽然讨厌鹏鹏那充满敌意的表情,该去的一定会去,绝不让我姑姑落下口实。班主任客客气气地和我妈说,孩子需要家长更多关心和教育,我妈就维持着高傲冷淡的态度,应和着。

  我妈能忍受这一切,都是为了婚姻和家产。我在外太久,并不知道我爸妈的感情在这两个小孩出现之后,究竟有了什么样的变化。反正我爸一直都是那么忙,他在家里出现的频率之低,跟我妈的交流机会之少,都不足以让我妈去感受他的情感变化。

  听到我爸住院的消息,我从上海赶回来照顾他。病床上的我爸和报纸电视上那个意气风发的二把手判若两人,他看起来又苍老又瘦弱,虽然他其实正当壮年。

  我爸特地趁着我妈不在的时候,跟我说:“茵茵,爸爸走了,照顾好鹏鹏和司司。”

  他说这话,我倒是没有太意外,只是注意到他说话时,特意握住了我的手——我和他从小到大说不上多亲近,他很忙,我和他已经太久没有什么亲密的肢体互动了。我能感觉到他的刻意亲近,也感觉到他在不自觉地用着最后的力气。那一刻我好像感受到了他的很多情绪,包括将死之人的恐惧、悔恨和担忧。

  他对我好,没得说,也从不吝啬给我花钱,因此,我似乎该回报他一下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他喜欢儿子,想要儿子,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大罪过,但是伤害了我妈,当然也改变了他在我心中的形象。

  谈开了,我爸又告诉了我一些他以为我还不知道的事:他一次找两个女人,是为了“确保”能有一个儿子。合同里写着,如果怀上的是女孩,那就打掉,并付一笔补偿的费用。最后两个女人都生下儿子,我爸就照单全收了。

  而我只知道,从那时起,我妈就陷入了常年沉默、隐忍的痛苦当中,她对我爸的财产有了更强烈的渴望,除了必要的情况,她对两个“野种”则冷漠得不能再冷漠了。对她而言,冷漠可能是维持“原配”尊严的最后武器了。

  我爸吃不下饭,每天都会无数次排出带血的粪便,疼得直叫唤。我妈在病房照顾他,伺候他排便,帮他清洁,话少得可怕,她面无表情,动作也并不温柔,有时候甚至像在清洗一个碗或者杯子,我也不知道他们心里都在想什么。

  但事实上,等我爸死后,我妈对他们更加冷漠了,甚至可以说得上无情。这种无情,带着报复的意味。我爸还在时,每个月会给姑姑一笔很可观的费用,对于鹏鹏和司司的衣食住行,肯定是绰绰有余,剩下的盈余,就是我姑姑的。多年以来,姑姑之所以好生养育我两个弟弟,就是因为他们是摇钱树。

  当时我正在看我妈给我爸喂饭。我妈好像很有耐心(也可能是在我面前做做样子),我爸吃不下饭,她就小口、小口地喂,慢慢等,一边问我男朋友的近况。她的话里也不那么急着催婚了,可能知道我爸时日无多,不想让我也离开她吧。我这么想着,就更加好言好语地跟她说话。

  这时候我姑姑忽然走进来了,提着一个水果篮,进门就说:“阿林,怎么忽然病得这么重?”

  在以往,我妈肯定要摆脸色的。但那天我妈脾气格外好,她把我爸身边的位置让出来,坐到我身边。我姑姑就坐过去,说:“他们想来看你。”

  然后我爸不说话了,我姑姑也不说话了。我和我妈坐着也没说话。过了一阵,我姑姑站起来,一步三回头地出去了。后来再见到她,就是在我爸的葬礼上了——但鹏鹏和司司并没有来。

  对我爸的死亡,我并没有太多的悲伤。我帮着我妈操办了葬礼,又陪了她半个月。

  准确地说,我后来再也没有见过两个弟弟。我爸死了,可能没留什么钱给姑姑。他或许想过要留,但心有余而力不足,当时在病床上的他,已经没有任何支配家里钱物的自由了。

  我爸走后,鹏鹏和司司的生活状况急转直下——这些情况,都是我妈告诉我的。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偶尔会提到他们,但和之前的那种带着怨恨的语气不同,多了些轻松和不屑。

  我爸在的时候,因为生活费给得充足,姑姑对两个弟弟也十分大方,有求必应。司司初中在直属中学上学,成绩非常好;鹏鹏在一所很有名的私立中学读书,虽然成绩不太好,但也还过得去。

  据说,司司在学校是“男神”,家境优越,还成绩好,他又外向,经常请同学们出去玩耍聚餐;而鹏鹏虽然成绩不好,却也受同学们欢迎——私立中学就在姑姑家附近,由于是住校,每周姑姑都会买几大包零食送去给鹏鹏,鹏鹏总是挨个敲同班同学的宿舍门,将吃的跟他们分享。

  没了生活费之后,姑姑就把鹏鹏从私立中学转到了一所郊区的中学。后来鹏鹏成绩越来越差,也不知道去哪里读高中了。至于司司,因为成绩不错,被保送直属高中了,学费还有优惠,只是吃穿用度少得可怜。

  凭心而论,对一个少年而言,生活忽然经历这么大的落差,心理没有什么大的问题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我也从未劝我妈对他们有点同情心,毕竟,他们是我妈那么多年的心结,哪个女人能心平气和地接受老公的两个私生子?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